Gogoro 色彩 訪談 :改變 · 因為台灣值得

平心而論,如果將規格、優缺點、甚至是它是電動車這些可能影響主觀的因素給全都拿掉,儘管現在 Gogoro 在台灣已經是這麼常見了,其實路上看到他們的 SmartScooter 智慧雙輪,還是很難不被它所吸引並且一眼認出它們。這點,我想除了 Gogoro 2 的香腸嘴 設計以外,該廠全車系鮮豔大膽的車色,真的是他們能在路上那麼容易被注意的很大關鍵 — 這背後的推手,其實是由曾操刀彩色 iMac、Swatch 乃至於 Herman Miller 家具的關鍵視覺設計師 Beatrice Santiccioli 之手。

最近,我們電腦王阿達團隊有機會與她進行關於 Gogoro 色彩 的訪談,深入了解到底色彩是如何能為台灣帶來能源變革的成為重要角色。
Gogoro 色彩

直覺的色彩帶來直接改變, Gogoro 色彩 總監 Beatrice Santiccioli 訪談


Gogoro 電動車剛起步時,真的是極少數的小眾,所以要增加品牌能見度,一個驚艷的設計與色彩,顯然會是個很好的開頭 — 這想法很棒,既然初期還沒辦法滿街都是,就讓大家先容易注意到吧(XD)。也許,這也是 Gogoro CEO 陸學森(Horace)當初會想到要找 Beatrice Santiccioli 這樣的視覺領域專家,來擔任自己的色彩總監的主要原因吧 — 至少,筆者是這樣認為的。

▲ 圖:Beatrice 透露 Gogoro 2 系列的色系其實承襲了 1 系列的基本色調,但在降了些灰色調,帶出更為活潑的色彩。除此之外,在 Gogoro 2 上還嘗試了霧面的新材質。

其實早在 Gogoro 自己官方部落格的專訪之中,Beatrice 就有表示過自己對 Horace 通才能力的欽佩。不過直到在此次的專訪有機會與 Beatrice 對談後,個人覺得他們兩位,不,應該說是 Gogoro 所有核心團隊成員所分享的,都是那份 Horace 時常掛在嘴上的「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堅定理念(延伸閱讀:Gogoro Horace TED 演講片段)。


▲ 圖:Gogoro 設計總監 Walter Wang(來源:Gogoro)。

由於媒體身份加上曾為車主所以特別關注這間公司的關係,Ross 我自己曾有多次機會與 Gogoro 許多核心成員對談。其中也包括與 Beatrice 所屬專職負責顏色、材質與烤漆的 CMF 團隊有緊密合作的設計總監 Walter Wang(水哥)。而在先前的專訪中,筆者就已經對 Gogoro 對於帶動台灣在電動車產業方面的進步感到十分佩服與欣賞。

針對設計理念的部分,Beatrice 提到了她認為在 Gogoro 誕生之前,現有的機車產品感覺顏色都很黯淡乏味。這樣的想法,也與水哥曾經透露過的想法剛好契合 — 水哥在剛從傳統車廠來到 Gogoro 時,認為機車產業已經有 50 年沒有什麼變化,甚至連(當時的)電動車都動力很弱且有一種拼裝感,所以很希望能打造不僅在性能與設計都讓人印象深刻的車款。而 Beatrice 則是認為機車的顏色也是很一成不變,覺得可以有所改變。

他們都想要做出與眾不同且充滿活力的產品,而且不僅是設計一個漂亮的東西,而是希望讓人能看到車就想到 Gogoro 期望讓人類生活變得更好的更大願景。

Gogoro 為台灣所帶來的改變,遠比想像的要深且廣

直到這次訪談筆者才驚覺,隸屬於 CMF 團隊的 Beatrice 其實自草創時期開始,就維持每月有一週會從舊金山來台灣的節奏在為 Gogoro 效力 — 從 1 系列的 #Redis 紅色發表,小編開始對於 Beatrice 有了些許印象,直到最近的 Gogoro 第 17 色 Delight 的粉紅色,也才知道其實她也是從一開始就陪伴這間公司不可或缺的成員之一。

▲ 圖:玩色無止境,為了這次訪談 Gogoro「又」噴了個新的漸層粉紅安全帽配件。

仔細想想,車廠會常設一個負責車輛色彩的部門聽起來就已經相當講究了,結果 Gogoro 居然還請來像是 Beatrice 這樣,具備極豐富國際產業經歷的重量級人物來負責這方面的業務,並與台灣團隊長期且規律地進行合作 — 這點,從事相關行業的朋友,想必會很羨慕 CMF 的團隊成員可以跟這樣國際級的視覺設計師共事吧?

訪談中,Beatrice 其實也表示即便自己每個月只會來短短的一週,但 Gogoro 還是為她特別準備專屬的座位,認為可以被 Horace 邀請來與 CMF 團隊一起設計與嘗試各種設計可能,是一件很榮幸的事。不過其實筆者感受到的是,Beatrice 應該也是十分享受與 Gogoro 團隊激盪設計理念的各種樂趣。

能夠製造出讓這樣等級的人才願意久留且能充分發揮所能的環境,個人覺得也是 Gogoro 人才濟濟且不斷創造好成績與好設計產品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件相當正面的事情)。

個人認為 Gogoro 不僅帶動了機車產業的進步,也同時營造了設計與廣告專業人士可以真正發揮所長的很好環境 — 必須說,台灣的基礎美學與設計教育都並不是紮根的很深,能夠找到一個平台可以讓人才放手去「玩(發揮)」的機會真的不多。


▲ 圖:猶如美甲樣品一般的 Gogoro 2 粉色系試作品,這些顏色應該都可以激起許多人的少女心吧?

看到 Gogoro 為了這次 Gogoro 2 Delight 粉紅色所擺出的「部分」試作品,這數量與嘗試的組合之多,可以完全感覺到 Gogoro 內部為了做出令人驚豔的產品,到底提供了多大的彈性,讓團隊可以盡情發揮「玩」出最屬於 Gogoro 的成果。Beatrice 也透露,其實粉紅色系是自初代 Gogoro 就已經被納入考量推出,不過直到主打年輕族群的 Delight 系列,她才認為這是最好的推出時間。


▲ 圖:最終,Beatrice 與 CMF 團隊激盪出這個 Delight 家族的全新顏色,也是 Gogoro 家族的第 17 色。

是說,姑且不論其他車廠能不能吸引到 Beatrice 這樣的人物,單是可以這樣隨時盡情嘗試創新,就已經是相當難能可貴。畢竟在別的公司很可能會被視為浪費資源,也因此就只能做些保守充滿包袱的產品。

說真的這部分雖然看似非常浪費,不過就目前的成果來看,Gogoro 的確在品牌與銷量方面都獲得了一定的成果,顯然為了創新而不計成本還是多少會有一些收穫的。這與該公司 CEO 先前演講所提到的「Don’t innovate for money, innovate for impact」觀點相符,感覺無論從 Gogoro 1 的造車設計,乃至於 CMF 團隊的存在,都驗證了該公司真的有嘗試在實踐類似的理念。

Beatrice 認為顏色跟觸覺與嗅覺一樣是可以很直覺感受到喜歡或討厭,也能快速反應出一個品牌或甚至一個人的想法與夢想。她的團隊藉由大膽的車身色彩,幫助 Gogoro 展現自己的創新精神,在台灣的街頭巷尾展露出獨樹一格的個性。儘管她自己還是比較偏好純淨的色彩感覺,但認為無論是選擇購買 Gogoro,或者是買來透過自行烤漆或彩貼的車主,都充分展現了潔淨能源交通工具的出眾選擇。

訪談中 Beatrice 提到這次 Gogoro 2 Delight Pink 的行銷標語「From Good Girl to Go Girl.」,也與自己為 Gogoro 色彩設計的概念極為相近。認為很喜歡這種追求自我的感覺,也回憶起自己當初 14 歲時擁有首部速可達時,那種有了交通工具可以自由探索世界,瞬間愛上那可以直接感受微風吹拂的自在移動方式。

靈感源自對細節的好奇


無論是視覺設計或是色彩總監,這些頭銜對於一般人如我們而言,都是一個相當遙遠且很難理解的夢幻工作 — 好像只有一直出國感覺很棒(?)。Beatrice 這次也與我們分享了她的出國工作隨身會攜帶的「雞絲」,都被收在了一咖充滿旅遊痕跡的行李箱當中,讓她可以隨時隨地激發靈感進行工作創作。


咦!?很難得有機會一窺視覺設計師的靈感秘密,結果打開來印入眼簾的,居然是一本有點惡搞意味由 Gogoro 同事為她準備的「六脈神劍」筆記本(XD)。不過有美感的人不愧是有美感的人,可以看到其實 Beatrice 一入手就馬上改造,使其封面變成了粉紅漸層風格。


她也翻開筆記的內容,可以看到她除了會自己用色筆研究配色以外,也會搜集很多平面的素材剪貼到書本之中 — 其實 Beatrice 行李箱中還有一個手作用的工具包(當然,水彩筆之類的是絕對不會少),所以可以時常進行創作來激發靈感。


在行李箱中還可以看到許多不同表面質地(包括亮面、霧面與鏡面)的壓克力板、玻璃等物品。同時也搜集了許多不同材質顏色的產品,用來激發自己的創作靈感。Beatrice 會不斷嘗試透過這些物件之間的相互透射與反射疊合,來觀察其中的有趣變化。



像上面這兩張圖,就是她透過橙色的壓克力板,以鏡面反射之後半透射過白色的霧面壓克力板,居然就產生了神奇地變成了粉紅色。這種來自對於世界的無限好奇心,是 Beatrice 認為可以持續不斷具備靈感且勝任此工作的一個重要特質。而且仔細一看,她本人身上無論是首飾或打扮,也都能看到許多有趣可愛的配色。

▲ 圖:她行李箱裡面的素材真的多到爆,好奇問了 Beatrice 海關檢查的時候有說過什麼話嗎。她則是說,大多都是詢問裡面有沒有夾帶食物(XD)– 當然也有對她職業感到好奇與驚奇的海關啦。

▲ 圖:Beatrice 也會拿可以用來看印刷品網點的放大鏡來觀察不同物品的微小細節,也會應用在自己設計的產品之上。

Beatrice 還向我們分享了一個朋友送她的小圓木盒禮物。她十分欣賞這個木盒的同心圓細節。認為這樣「重視細節(attention to the details)」的理念很重要,也認為消費者是可以感受到這份用心的。

相信台灣值得好的改變


▲圖:指著 Gogoro 台北總部窗外綠色山景的 Beatrice。

認為台灣的代表色正好與自己最愛的綠色符合的 Beatrice,在其中一個媒體朋友問到關於為什麼會認為自己設計的產品有機會能夠爭取到台灣消費者的喜愛這點。則是認為就她數年來的觀察,台灣人是很開放(Open)而且很有能量(Energy)的。而當這樣一個擁有如此特質的社群,若是受到不同於以往的東西激發興趣,那他們便會很快接受並選擇改變。認為假若一切都這麼的一成不變,那麼的傳統,雖然這很令人有安全感,不過卻會錯失改變的機會。

▲ 圖:眼尖的讀者應該有發現,為什麼 Gogoro 1 的銀色並未在 Gogoro 2 延續。關於這點 Beatrice 則是回答,其實銀色對她而言是一個獨特的家族,就跟剛剛加入粉紅色的 Delight 家族一樣。(筆者覺得難過,因為之前入手的就是銀色的車色,居然斷後了…)

Beatrice 說到,如想要創造一個新的產品,你必須勇敢地踏出現有的環境。如果兩輪交通產品就是這麼的灰暗沉悶,那麼這就是推出 Gogoro 的最佳時機。並且很有自信地表示,Gogoro 的大膽設計與鮮豔色彩,是完全有別於現有類別的雙輪產品。Beatrice 在台灣街頭巷尾走動時,在城市看到了許多不同的顏色,所以認為 Gogoro 所擁有的創新精神非常適合這樣鮮豔大膽的顏色設計,也給了消費者全新的理由接受這種全新的電動機車。

小彩蛋:新款 S Performance 車款正在設計中


▲ 圖:NBA 球星 Kevin Durant 來台參訪總部時,Gogoro 特別為其製作的特別版 Gogoro S2(有簽名喔)。

由於 Gogoro S 性能版的顏色在 S2 上又被沿用了一次,所以筆者也詢問了 Beatrice 是否會覺得那樣的墨黑色系是否會覺得有一些無趣(啊,我真大膽 XD)。Beatrice 則是神秘地說到:「你應該要有一點耐心(笑)」,雖說不能提到太多,但明確地表示 Gogoro 一直以來都很努力地進行各種等級產品的設計 — 這裡筆者解讀為,有更大膽色彩乃至於設計的高階款 Gogoro,應該也已經正在製作當中。

坦白講,而就個人的側面了解,這應該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創新之作(好啦,別再問我要不要再開箱了啦~~~~)

延伸閱讀:

GogoroS2 快速試駕體驗 :理性地再任性了一回


所以,進化版的 Gogoro 到底厲害在哪?( Gogoro 2.0 重點解析與訪談)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