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iPhone 突破創作界線 ,《怪胎》導演廖明毅分享新電影創作心得 - 電腦王阿達

用 iPhone 突破創作界線 ,《怪胎》導演廖明毅分享新電影創作心得

2018 年嘗試全程以 iPhone 拍攝盧廣仲 MV 的分享中,導演廖明毅就曾預告過對於電影長片創作嘗試的想法。最終,這種也許會被多數電影人覺得「很怪胎」的想法也被導演付諸實現。今天 Apple 也促成了一場分享會,由導演廖明毅以及飾演精神科醫生的演員張少懷聊聊,以 iPhone 替代傳統電影攝影機後有什麼樣的不同之處。繼續閱讀用 iPhone 突破創作界線 ,《怪胎》導演廖明毅分享新電影創作心得報導內文。
iPhone 突破創作界線

用 iPhone 突破創作界線,《怪胎》導演廖明毅分享新電影創作心得

雖然很多人對於手機拍攝電影等影視作品這件事,可能還是偏向懷疑,甚至覺得是在幫品牌宣傳。但在這次的分享會中,廖明毅導演提出了讓小編非常印象深刻的觀點。就是透過看似距離電影很遙遠的 iPhone 拍攝,卻能有效降低創作題材跨過資金門檻的難度,有點類似以往透過 DV 或者是以一般相機來嘗試低成本創作那樣,讓以往可能因為市場或資金考量難以被大眾看到的電影劇本題材,更有機會上到大銀幕被看到。

關於這點,自詡也是很早就開始透過一般相機來拍攝專業商業題材的廖明毅。則是希望嘗試導入 iPhone 進行專業影視創作拍攝,希望在透過自己驗證可行性後,提倡讓手機拍攝電影變成一種新的規格。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雖然以電影的資金規模「卻」採用 iPhone 來進行的商業拍攝看似很大膽,但若是回顧在《怪胎》電影正式誕生前的歷程,其實廖明毅早就已經在《明仔載》 MV 乃至於商業廣告的拍攝採用了 iPhone 拍攝。

甚至這次獲得 FiLMic Pro 世界首獎的前導片《停車》,某種程度可能也算是真正進入長片大製作的整個拼圖的最後一塊吧?他表示使用 iPhone 拍攝至今,包括短片、電影長片、廣告片、MV 等基本上所有類型都已經拍攝過了。

為了驗證「現在手機是可以媲美相機的,可是你必須要去學習怎麼用它」這點,除了亞洲首部 iPhone 全程拍攝的愛情電影《怪胎》外。短短數分鐘的《停車》短片裡,廖明毅透過堪稱炫技的各式鏡位展現了 iPhone 拍攝這樣相對惡劣場景的可能性 — 影片中的停車場是真實場景,拍攝團隊僅將現場的日光燈換成了較適合拍攝的光源狀態。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相對於一般大型相機單日拍攝可能頂多只能拍到 15 ~ 30 顆鏡位就已經相當極限,透過 iPhone 拍攝所帶來的高效率與彈性,《怪胎》拍攝期間可以直接將這個數字拉到平均 40 顆甚至是 50 顆鏡位;至於《停車》中就是直接噴發到 140 幾顆鏡頭。

主角張少懷也分享,當時聽到要拍攝這麼巨量的鏡頭,還以為可能必須要拍到非常晚才能收工回家陪小孩(笑)。然而整個拍攝團隊因為採用行動攝影的精實編制下,竟可以用極高效率在私人停車場場地可能在傍晚前就必須清場的時限前完成拍攝,真的讓他印象十分深刻。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大幅降低拍攝特殊鏡位的技術難度這點,在《停車》中可以說是將 iPhone 拍攝的優勢展露無遺。廖明毅分享若是要拍攝車內的幾個角度,其實要透過電影攝影機拍攝的話都會需要拆卸車門等零件才能達成。透過輕薄的 iPhone 進行拍攝,就可以免去很多複雜的前置作業。甚至有些場景廖明毅只需要將手機架在現場,並且以 iPad 來遙控拍攝即可。他表示:「這個過程蠻奇特的。」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身為演員張少懷倒是也附和這樣的想法,認為透過行動裝置來拍攝的改變在演出時也有很大的不同。由於 iPhone 相對於需要至少 5 人團隊才可以操作的大型攝影機,將可讓在演出場景的人員「陣容」大幅度減少 — 為了顧超昂貴的電影鏡頭就得要有一個人的編制了,大型攝影機要「動起來」更可能需要十個人以上的團隊才有可能。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然而,在這幾次廖明毅拍攝電影的團隊卻僅需 3 人(換鏡頭的攝助只需要帶 bitplay 的小型鏡頭組就好 XD),甚至僅有需要滑軌或者要上穩定器時才需要額外的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廖明毅一個人使用 iPhone 進行拍攝即可;單一場景多鏡位的拍攝,也可以輕鬆透過架設 3 台 iPhone 同時拍攝達到更好的效率。

鏡頭後方現場劇組的人數不會多到讓人分神,再加上 iPhone 做為攝影機本身也不太醒目,張少懷認爲在演出時將可更為專注 — 雖說以演員的功力而言是可以無視這類場景的壓力,但若是能幫忙演員更投入,甚至眼中只有對手戲演員。相信對於團隊效率上的提升絕對不僅僅在於器材與流程本身而已,就連演員的表現也有機會獲得幫助,最終成果也將更有真實感。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拍攝的品質方面,廖明毅則是明確提到「技術上 iPhone已經沒有什麼挑戰了,要說挑戰應該是讓觀眾忘記這是iPhone所拍攝的吧。」對此,他自信地提到觀眾應該進場花不到 5 分鐘就會忘記這是使用 iPhone 所拍攝的電影。

針對實際品質的表現,iPhone 透過他認為現階段最好的專業拍攝行動軟體 FiLMic Pro 以 4K 拍攝時,已經可以達到 100Mbps 的最大流量,已經相當於 ProRes 的畫質。再加上也可以透過 Log 風格來有效放大寬容度,就可以有效提供他認為透過 iPhone 實現電影感專業拍攝的關鍵點「調色」的彈性。

畫質部分廖明毅認為 iPhone XS 與 iPhone 11 世代的 4K 畫質已經非常足以應付電影的需求,甚至還有一點餘裕,他也非常驚艷於 iPhone 對於一般相機運鏡可能產生歪斜的 Rolling Shutter 的抑制能力,即便在快速移動的場景也感受不太到這方面的問題。

然而,這不代表透過行動裝置拍攝就沒有需要注意之處。由於要達到淺景深的效果與可能會需要額外的器材輔助;跟焦除了因為必要性不高外,也會需要另外的人員負責。與他認為 iPhone 輕便並可精簡團隊編制的優勢有所抵觸。

所以在對應使用的鏡頭語言方面,拍攝上他直接透過設定好對焦的鏡位,並放棄運用淺景深這類的技巧來敘事 — 雖然廖明毅淡淡的帶過這個技巧,但小編認為這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考驗導演攝影功力的重點,也可能是製作預算之外,其他人可能不見得能輕鬆跨進的門檻。

這也導向了另一個結論,廖明毅認為如果你懂得運用口袋裡的手機來拍攝出專業作品,再回去使用相機或甚至高階的攝影機,會發現功力將會大大提升 — 講起來,透過不要濫用淺景深做為拍攝手段,真的是一種很好的修煉。建議大家都可以嘗試看看,而且其實拿起手機就可以開始了(笑)。

廖明毅分享之所以電影會昂貴與複雜,就是會需要一定的編制規模來營造電影的感覺(像是專業收音就還是得要靠額外的器材與人員)。而因為可以控制光線,他才可以全程讓 iPhone 以 ISO 32 的最低感度,獲得最純淨畫質的表現 — 廖明毅表示,甚至有幾個畫面還必須要透過後製加上雜訊才能營造出的粗獷的顆粒質感。

▲圖片來源:牽猴子電影公司

雖然機器變小了以後讓一切都變得更簡單,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劣勢。廖明毅就提到因為手機即便是加上腳架也還可能太輕的關係,在捷運站拍攝時僅管用沙包嘗試增加穩定度,也還是會拍出大型攝影機不太會拍到的震動畫面。最終則是有倚靠後製來消除這些微小震動。

廖明毅強調電影還是有一個預算的門檻,這個是既定的。以往像是《怪胎》這樣的題材,如果預算稍高就很難獲得投資者青睞;透過 iPhone 拍攝就能有效將製作預算降低,進而讓投資方願意投資。如此一來就能讓一些原本被埋沒、說不定能受到市場歡迎的電影劇本,未來更有機會被拍攝到。這也是他想使用 iPhone 拍攝的初衷。

想看看廖明毅是怎麼用 iPhone 拍攝出精采的電影長片?《怪胎》已經在今日(8/7)正式上映,大家可別錯過啊。

延伸閱讀:

簡單裡的不簡單, iPhone 11 / 11 Pro 的 11 個重點拍攝功能 示範給你看

蘋果 Apple Store app 慶 10 週年超可愛彩蛋你玩了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