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潘朵拉寶盒?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出生

本篇出自合作媒體「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作者:吳羚

愛滋病(AIDS)是醫學界多年以來渴望攻克的難關,如果有人本身對愛滋病免疫又會怎樣?今天,「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的新聞不僅令學術界為之轟動,也在網絡和媒體上引起了巨大爭議。

公佈這一消息是的是來自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團隊,他們宣布對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雙胞胎胚胎中一個名為CCR5 的基因進行了編輯,該基因是HIV 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將其敲除使得個體具有對HIV 等多種病毒感染的抵禦能力,也就是說,自帶HIV 免疫體質。

▲CRISPR技術簡介圖片來自:CB Insights

然而,看上去是人類史上一次重大的技術突破,其合法性、有效性、必要性和倫理問題等都遭遇多方質疑。

培育經過基因編輯的人體胚胎是否合法?

DeepTech指出,使用基因編輯胚胎建立妊娠發育在歐洲大部分地區和美國都是非法的,根據2003年中國政府發布的關於試管嬰兒的指導文件,也是禁止這種做法的。

人民網在報導中提供的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表,是由名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批准的,這家醫院卻是「莆田系」出身,更是令其權威性大為減弱。

消息在網上發酵後,很快就有了反轉,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向界面新聞否認與此事的關係,但對於賀建奎是否有挂靠該院進行相關研究,院方的回答則含糊其辭: 「不了解情況」。

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則已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該項試驗進行前並未向該部門報備,正開會研究此事。

此外,申請表上提及的「佔領整個基因編輯相關治療技術門檻的製高點」、「將是超越2010 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體外受精技術領域的開創性研究」,又不免讓人懷疑實驗的動機不純。

這項技術靠譜嗎?敲除CCR5 基因就不會得愛滋病了嗎?

大量質疑的觀點都提到了「脫靶」一詞,通俗來說,就是把要編輯的基因位置找錯了,嚴重的話會影響其他基因功能。儘管賀建奎聲稱此次基因手術未發生脫靶現象,但實際上脫靶是CRISPR/Cas9 技術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他也承認後續仍需要時間觀察與檢驗。

此外,多位專家認為,CCR5 對人體免疫功能有重要作用,敲除健康基因的CCR5 有可能導致感染其他病毒。

▲圖片來自:Wikipedia

另一方面,CCR5 並非HIV 唯一輔助受體,比如中國目前流行的HIV 則多與CXCR4 結合,因此敲除CCR5 並不能確保此生無憂。

「人工干預CCR5 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這個應該學界也不清楚,所以很多人反對這麼快就直接把孩子生出來了。」一位從事基因研究的專業人士向愛範兒表示。

況且對於所謂獲得HIV 免疫的嬰兒,又如何證明他能天然抵抗愛滋病?對他進行人體實驗,顯然是有違倫理道德的。有專業人士提出或許可以從人體上提取部分細胞,進行體外檢測,但這就是後話了。

要生出健康的寶寶,是否有必要採取如此高科技手段?

參與本次實驗的志願者,是一對丈夫患有愛滋病,妻子健康的夫婦,賀建奎認為基因編輯為受愛滋病毒影響的夫婦提供了一個機會, 讓他們有機會生孩子, 以免後代受到類似命運的影響。

然而,現有的母嬰阻斷技術已非常成熟,可有效阻斷HIV 病毒的母嬰傳播途徑,借助該技術,一對患有愛滋病的父母完全可以生出健康的寶寶,完全沒必要使用基因編輯。

倫理問題:基因改造、未知風險……

雖然媒體中報導中未提到,但多方消息稱此次實驗的雙胞胎中,只有一個孩子是基因編輯成功的,那麼讓未獲得免疫力的胎兒一同出生是否公平?

另一方面,鑑於我們前面提到的基因編輯面臨的風險,而此次實驗採用的又是健康胚胎,未經孩子同意是否能替他作出決定?這也是基因技術長期以來面臨的倫理難題。

▲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如今基因編輯的嬰兒已經出生,意味著被編輯過的基因理論上可遺傳,孩子長大後是否能被允許生育、其後代是否會受影響等問題,都有待評估和討論。

如果此次實驗合法,那麼是否意味著今後可對其他基因進行改造、編輯?比如智商、外貌等,「孩子的起跑線難道要提前到胚胎階段了?」有網友調侃道。

長遠來看,基因技術應是未來科技發展的方向,但這麼快就將其應用於人體,人類社會顯然還未做好準備。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

ifanr 愛范兒的頭像
ifanr 愛范兒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