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觀看數、人氣都可買,虛假流量成不肖網紅成名管道

本篇出自合作媒體「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作者:潘勁虹

買水軍、刷閱讀量、賣殭屍粉,這些「流量」黑產在中國國內已是產業鏈的重要部分了。最近,「網紅」發源地YouTube 刷點擊率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虛假流量生意似乎在哪裡都好做。

水軍入侵YouTube,虛假流量公司生意火爆

根據紐約時報的調查,美國出現了專門為YouTube、Twitter、instagram等提供「流量販賣」服務的公司Devumi  。該公司在三年內賣出1.96億YouTube觀看次數,收益超過120萬美元。

▲ Devumi推薦的  FastSocialMarketing  的收費標準.

Devumi 的很多客戶來自音樂行業,音樂人Aleem Khalid 聘請了營銷公司Crowd Surf 為他增加熱度。該公司與Devumi 合作,幫Aleem Khalid 的三個視頻各刷了一萬觀看量。在這些「水軍」的幫助下,現在他的視頻觀看量能突破四萬。

這種操作的出現是因為YouTube 的音樂頻道深受年輕人喜歡,曾有不少音樂人在上面走紅。如,從YouTube 一路紅到微博上的翻唱達人Jason Chen(陳以桐),他的YouTube 粉絲超過了180 萬,由YouTube 發散出去的粉絲共有幾百萬。

YouTube 成了「造星」管道後,有些博主希望藉助「虛假流量」走紅。

▲翻唱達人陳以桐.圖片來自:YouTube

網絡視頻博主成為一個新興職業,同時因為門檻低,「網紅」也是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

和中國的情況類似,YouTube 部分網紅及其背後的營銷公司也是鋪天蓋地買流量的代表。他們購買虛假流量,無非是希望提高自身賬號的商業價值。

YouTube官方與博主們的廣告合作各式各樣,總體來說,廣告只有被觀看了,博主才能得到分成。除此之外,博主還可以「帶貨」,即與品牌合作,通過接「推廣」、植入產品等方式獲得收益。

因此,粉絲數量、視頻點擊率、留言數量是網絡視頻博主收費的最重要指標,根據粉絲量級,視頻博主「明碼標價」接廣告。

▲YouTube 的覆蓋式廣告. 圖片來自:妙傳媒

為了打擊這些虛假流量,YouTube 2013年就宣布,通過某些第三方商家和服務產生的觀看次數不計入YouTube 。也就說,通過其他網站小彈窗跳轉是不計流量的。

機器人點擊比過去在其他網頁插入「小彈窗」要高效得多,虛假流量產業發展得越來越猖狂。YouTube 不斷改進算法打擊虛假流量,而「黑產」們為了做生意也沒有閒著,讓機器人點擊變得越來越人性化,所以YouTube 目前還沒有辦法完全解決虛假流量問題。

目前Devumi 已經不再接單,但該公司又通過官網為用戶推薦新的供應商,其10 萬觀看量收費為400 美元,看來這門生意還可以一直做下去。

中國網絡劇是虛假流量重災區

與國外的個體「網紅經濟」不同,中國國內的「流量」之爭已經集中在頭部賬號,其中視頻點擊量「水分」最誇張的還是網絡劇。

脫離傳統電視台收視率統計,「流量」成為衡量一部電視劇商業價值的最重要標準。廣告商、製作出品方、媒體平台通過「流量」獲利,演員們則可以提升自身的商業價值。

在這種商業模式下,網絡劇的「流量」之爭幾乎不可避免,既捧出了「流量明星」,也養活了不少「虛假流量」黑產從業者。

▲雲合數據2017年度報告網絡劇篇.圖片來自:雲合數據

根據人民日報《網播劇點擊量造假當警惕》,第三方機構調查結果顯示:

2017 年年初某網劇前台點擊量數字高達153 億次,但真實點擊量僅有17 億次,注水近九成。針對2017 年1、2 月上線的20 部劇集抽樣調查,總體注水量高達六成。

當紅網絡劇的點擊量動則幾百億,分攤到每一集也有幾個億。而根據《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18》,到2017 年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7.72 億人,人均週上網時長為27 個小時。

▲ 《擇天記》全網播放量破200億.圖片來自:Mehsee

如果要達到一集幾億觀看量,過半網民都要看過同一集網劇,即使是粉絲反復觀看,把人均上網時長也算進去的話,也填不平這筆數。

根據人民日報,除了一般認知中劇組、演員、粉絲會購買「水軍」刷量外,也存在「官刷」,即視頻網站在後台直接調整播放次數,以擴大網劇的宣傳效果,吸引真正的用戶觀看,增加視頻廣告收入。

目前各大視頻網站都有防止刷播放量的舉措,但不少情況下,播放平台同時也是網絡劇的出品方之一,難免讓人懷疑「監守自盜」。

越來越不買賬的金主

虛假數據大多是「做給」品牌方看的,但金主爸爸們真的願意為這些刷出來的「流量」買單嗎?

根據世界廣告聯盟(WFA)的調查,全球45% 的受訪廣告主開始投入更多成本在內部數字媒介廣告方面的團隊上。營銷公司、廣告代理公司「做」出來的虛假流量,已經讓金主爸爸們感覺「上當」。

▲寶潔獨立廣告公司構成.圖片來自:圖片來源:麥迪遜邦(madisonboomchina)

全球最大的廣告主寶潔公司,2017年四季度財報透露,過去一季度削減了1億美元數字廣告投入。這個決策並沒有影響到寶潔的業績,反過來證明了削減掉的廣告是無效的。

2018年4月,寶潔宣布要成立獨立廣告公司,提高對旗下廣告的把控力,降低無效流量的損失。

2017年,Google曾因虛假流量問題嚴重,向部分廣告主退還了費用。Google隨後宣布新工具DoubleClick Bid Manager  可讓廣告主監測廣告投放效果,算是盡力挽回金主爸爸的心了。

▲央視多次曝光淘寶刷單產業.圖片來自:億邦動力網

專業水軍、淘寶刷單的招聘「小廣告」飄滿互聯網,這裡面有多少是打著「招騙子」的名號「騙騙子」的錢呢?為什麼央視及各大媒體曝光無數次,仍然有人會被這種「兼職」廣告騙,仍有商家冒著受騙風險找人刷單?

不管是網紅、網絡劇還是網商,只要和網絡大數據打交道的行業,「流量」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即使付錢刷出來的可能是「無效」流量,但仍然無法放棄流量「捷徑」。有流量統計的地方,就難完全避免「虛假流量」,除非互聯網能誕生另外一套更靠譜的標準。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

ifanr 愛范兒的頭像
ifanr 愛范兒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