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科技圈中被假裝成 AI 的人類

本篇出自合作媒體「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作者:方嘉文

如何創建一家人工智能創業公司?

  1. 請一群領最低工資的人來假裝人工智能;
  2. 等待真正的人工智能被創造出來。

Readme.io 創始人Gregory Koberger 曾在推特上說。雖然這個評論是在2016 年發布的,但如今仍有不少公司這樣做。

上週,《華爾街日報》曝光了Google的Gmail事件,指出Google允許部分合作方閱讀用戶Gmail中的郵件內容。在披露郵件安全問題的同時,這篇報導也暴露了不少科技創業公司的黑點——聘請人類員工來假裝人工智能/算法。

報導指出,加州聖何塞的創業公司Edison Software 承諾為消費者提供一項“智能回复”功能,主要基於用戶原有郵件內容,通過算法生成建議回复。問題是,由於用來訓練算法的數據不足,算法表現不佳。

於是,這家公司讓兩位AI 工程師開始大量閱讀用戶郵件(用戶個人信息經過編輯),並對算法生成的回復進行調整修改。

《衛報》指出,Edison Software遠非第一家被曝出用人工替代機器/人工智能的公司。

2008 年,名為SpinVox 的公司被BBC 曝出用人類員工來聆聽語音留言,並轉錄為文字信息,並沒有像他們宣傳那樣,用機器和技術來進行識別。

2016 年,彭博社報導指出,每天,一大群人都會花費12 個小時假扮成X.ai 和Clara 公司的聊天機器人,通過和用戶聊天,為他們提供行程安排等服務。

據報導,由於工作無聊至極,這些假裝成聊天機器人的員工說,他們真希望機器能夠取代他們。

你能模擬出特定產品的終極體驗。很多時候,當你遇到一個聲稱是AI 的產品時,背後其實都坐著真正的人類員工,而不是算法。

Alison Darcy 說,她是心理健康輔助聊天機器人公司Woebot 的創始人。在她看來,要訓練出一個可用度高的人工智能,往往需要超大量的數據。但在投入資本前,設計師會想知道這產品到底有沒有市場,所以就用人類來代替了。

用Gregory Koberger 的話來說,這就是“用人類建造的人工智能原型”。

不過,Darcy 堅持自己公司並沒有像其它公司一般隱瞞客戶,因為他們作為心理諮詢師,有對病人坦誠的職業原則。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科技公司用人類替代原本承諾的機器服務,最大隱患在於個人隱私安全問題。

2017 年,一家為用戶提供業務支出管理的公司Expensify 承認,他們的確聘請了人類員工來幫忙識別並轉錄一些收據上的內容,即便他們一直聲稱這是公司“智能識別技術(smartscan technology)” 的功勞。

據悉,Expensify 通過亞馬遜AWS 的眾包平台Amazon Mechanical Turk 把這些活兒外包出去。

不知道Expensify SmartScan 的用戶知不知道是我們在轉錄他們的收據呢?我現在正在看著某人的Uber 收據,上面寫著他的全名,起始和終點地址。

Rochelle LaPlante 在推特上曝光道。他是“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倡導者,同時,也是接到Expensify 項目工作的其中一人。

LaPlante 認為這對零工來說,也會有情緒上的抵觸:“我們感覺自己被推到幕後,而且我們的勞動還被用來欺騙其他消費者。”他對於這種欺騙消費者的公司很反感,認為它們“不誠實和滿口謊言,我可不想要這種公司的服務。”

畢竟,誰會願意找一家騙你的公司來用?

題圖和內文配圖均來自視覺中國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

ifanr 愛范兒的頭像
ifanr 愛范兒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