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卡丘 怎麼誕生的?設計師告訴你背後的故事

本篇出自合作媒體「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作者:方嘉文

玩了那麼多年遊戲,看了那麼多年動漫,我們自以為還挺了解《精靈寶可夢》,心想:在皮卡丘成為皮卡丘之前,就是“皮丘”,進化後就是“雷丘”。

(圖自Pokemon

然而,據皮卡丘角色創造者介紹,皮卡丘在成為皮卡丘之前,其實是一團長著豎立耳朵的大福(日本茶點和菓子的一種)。

(大福,圖自東遊記トウユウキ

近日,皮卡丘形象的創造者西田敦子、著名日本遊戲設計師杉森建和西野弘二接受了Yomiuri Online的採訪,首次分享了皮卡丘這個角色背後的設計故事。

(左起:西野弘二、躲在皮卡丘身後的西田敦子,和杉森建)

第一隻以“可愛”為目的誕生的寶可夢

在“精靈寶可夢”創始人田尻智小時候,他和同輩鄉下孩子一樣,很喜歡相互收集和交換不同物種的昆蟲。

成年後,田尻智希望讓生活在城市的孩子們也能感受這種樂趣,創造了一個可以捕獲、收集、培養和交換寶可夢的“精靈寶可夢”世界。

(圖自Giphy

據設計師杉森建介紹,當人們聊起“怪獸”時,通常聯想到的形容詞是“龐大的”。但在最初設計寶可夢的團隊裡,也有人提出,“可愛”也是一個玩家們願意去收集和交換寶可夢的動因,於是,大家決定要設計一隻可愛的寶可夢。

因為我是男的,我總帶著男性思維來設計。所以你看,我設計出來的都是“超夢“、“暴鯉龍”、“卡比獸”這類力量型角色,也沒法想到“可愛”的怪獸該長什麼樣子。

所以,我們決定找一位女設計師幫忙。

杉森建在採訪中說道。當時,他們找來了還在做Mega Drive遊戲的西田敦子來接手這個任務。

(對“可愛”主題無從下手的杉森建)

除了要可愛,杉森建對這個角色還有兩個要求:1)電屬性寶可夢;2)可以進行兩個階段進化。

我沒有用紙筆來畫圖設計,而是直接用電腦繪製出為Game Boy 而設的像素畫,但最原始的圖像現在都丟失了。

最開始,我的設計看起來就像一隻站立著,長著耳朵的’大福’。而且,最開始,角色的頭和身體是一體的,你可以好好想像一下。

西田敦子說。隨後,她將這團“和菓子”命名為“Pikachu”。

沒想到,這個名字俘虜了西野弘二,讓他漸漸愛上了皮卡丘這個角色,還特意跟西田說:“還要再可愛一點!”

(圖自Giphy

恰逢那段時間西田特別想養松鼠(但沒養成,反倒養了只雪貂),所以她開始將一些松鼠的元素加入到皮卡丘的設計中。

沒錯,雖然皮卡丘一直被歸為“鼠寶可夢”,但它的形象靈感卻是來自松鼠,而不是老鼠。

民間一直有個傳聞,“Pikachu”這個名字是由“pika”(日文中的“閃電”)和“chu”(取自老鼠的叫聲)組成,完美詮釋了“電氣鼠”的生物屬性。

(《精靈寶可夢紅·綠》中皮卡丘)

但按西田的說法,“pika”的確是指“電”,但“chu”並沒有要暗指老鼠的意思,她只是覺得這個詞語聽起來很可愛。

由於皮卡丘的武器是電擊,西田想給它來個蓄電的功能,於是就參考了松鼠囤果實時圓撲撲的臉蛋,給皮卡丘畫了胖墩小臉蛋:“倉鼠囤食物時整個身體都會變圓,但松鼠,就只有臉頰會圓起來”。

(圖自MStory

然後,她又覺得松鼠的尾巴好可愛,所以再給皮卡丘來了條尾巴,因為電屬性嘛,尾巴就畫成了閃電形狀。

(圖自Giphy

至於皮卡丘的顏色選擇,則是因為西田認為黃色是電屬性的顏色。

皮卡丘的成名之路

(圖自Melty

事實上,皮卡丘一開始的地位並不高。

當初代寶可夢成型後,我打印了所有寶可夢的像素圖,在公司內部做調研,問大家:’你喜歡哪個?’

結果,皮卡丘的表現非常糟糕。

杉森建說道。在他看來,皮卡丘真正的成名時刻在1997 年的精靈寶可夢動畫。

(動畫推出前,皮卡丘就被放到新年賀卡上了)

當時,導演決定把皮卡丘設為主角,是和小智並列的主角等級角色。但為什麼?

一個說法是,雖然在遊戲中,小火龍、傑尼龜和妙蛙種子才是最初可選的寶可夢,但製作人擔心無論選了哪個都會讓喜歡剩餘兩隻寶可夢的遊戲玩家不開心,所以決定為電視版選一個和遊戲不同的主角。

(圖自Giphy

而在《コロコロミック》月刊的人氣投票中,皮卡丘又獲得了第一名,所以最後選了它作為電視動畫的主角。

我感覺,那段時間里人人都喜歡皮卡丘。但那時候還沒有互聯網,所以我也沒搞明白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杉森建補充道。然而,這可讓西野難過了:

說起來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皮卡丘,所以我不希望太多人可以抓到它,因此,最開始的時候,我是特意把它’藏’起來的。

(對皮卡丘愛得深沉的西野)

雖然西野沒能如意,但從那時起,這隻長期站在小智肩膀上,甚少回到精靈球的小東西,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卡通明星,甚至,還成為了寶可夢的代表。

而隨著電視動畫的流行,遊戲中皮卡丘的形像也和動畫角色的審美相互影響。隨著時間推移,皮卡丘從最開始的圓圓一坨,逐漸演變出更清晰的脖子和腰脊線條。

(圖自The Japan News

老實說,我沒想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會喜歡皮卡丘。因為,我覺得皮卡丘的可愛真的非常“日式”。

杉森建在採訪中說。

看來,杉森建還是沒能充分感受到“可愛”對於人類的殺傷力。

2016年,牛津大學的Morten L. Kringelbach和團隊聯合發表了一篇關於“可愛(cuteness)”的綜述。其中他們將“可愛”描述為“能夠塑造人類行為的最基礎、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圖自Giphy

據《大西洋月刊》根據綜述總結,皮卡丘的可愛程度簡直炸裂:

皮卡丘那些像嬰兒一般的外貌特徵簡直要超過真正的嬰兒,為我們帶來了超常刺激:可愛到簡直不行(unbearably adorable),但又沒有真正寶寶那樣麻煩。

雖然團隊在後來依舊有嘗試創造以“可愛”為賣點的小精靈,譬如“皮皮”也是以可愛為出發點設計的,但這些角色目前為止也沒能像皮卡丘一樣成功。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

ifanr 愛范兒的頭像
ifanr 愛范兒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