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的悲情創業史

 

本篇出自合作媒體「愛范兒」經授權刊登於本站

《蘋果和谷歌的世紀大格鬥》一書中寫道:喬布斯稱安迪· 魯賓(Andy Rubin)為「一個超級自大狂」。

喬布斯還說魯賓是個學人精,學他的髮型,學他的眼鏡,學他的穿衣搭配——T 卹配牛仔——活脫脫一個「山寨喬布斯」。

這個喬布斯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安迪· 魯賓就是「 Android 之父」。

從最初的處處碰壁發展到現如今市場份額最高的手機操作系統, Android 走過了風雨十年。而作為改變全球IT 產業格局的人之一,魯賓創業的腳步從未停下。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 Android 之父」魯賓,那大概是: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從小就接觸最時髦的電子產品

和比爾· 蓋茨、拉里· 佩奇等很多IT 大咖一樣,安迪· 魯賓對智能產品的熱愛,最早起源於家庭。

魯賓的父親經營一家電子器械市場營銷公司,將各種器械拍照,然後印刷成目錄宣傳銷售。當這些器械履行完「拍照職能」後,就成了魯賓的玩具。

所以他從小就接觸到各式各樣最新奇時髦的電子產品。

魯賓不僅僅滿足於看這些電子「表演」,他更喜歡反复拆裝這些設備,弄清楚他們為什麼能「表演」。當別的孩子在嬉嬉鬧鬧時,魯賓已經打下最初智能硬體的基本功。

進入蘋果:超級工作狂+偶爾惡作劇

和扎克伯格等互聯網大拿不一樣的是,魯賓畢業於一所紐約不算太出名的學校— 尤蒂卡學院(Utica College),學的是計算機專業。

畢業後,他進入卡爾· 蔡司(Carl Zeiss AG),一家做光學儀器的公司,他在那裡擔任機器人工程師。

1989 年,26 歲的魯賓當了一回好心人,沒想到意外地攢了人品。他給一位被女朋友趕出家門的男生,找了個住處。為了報答魯賓的「尋房之恩」,這個男生將他引薦到蘋果工作。

默默當一枚產品工程師之餘,魯賓還經常發揮了自己的「極客天賦」。

因為和公司IT 部門鬧矛盾,他直接修改了蘋果的內部電話系統程序。之後,同事們分別接到公司CEO 約翰· 斯卡利打來的電話,告訴他們都能獲得特殊獎勵。

同事們狂喜,只可惜這是魯賓的意思,不是老闆的意思。

除了會惡作劇,魯賓的工作精神可謂是廢寢忘食,996 上班都沒法滿足他。他將床放在辦公室的小隔間,吃住在公司,7 天24 小時夜以繼日工作,標準IT 男本色。

1990 年,蘋果分拆出手持電腦部門和通訊設備部門組成新公司General Magic。

魯賓開發出智能手機操作系統Magic Cap。可惜,產品太超前,風口沒到,勤奮的魯賓最終失業了。

公司倒閉後魯賓加入蘋果元老珀爾曼創辦的Artemis Research,參與開發了交互式互聯網電視WebTV。

替別人幹活,顯然無法滿足創造欲極強的魯賓。

連續創業:開發 Android 碰壁

於是,魯賓決定自己創業,做自己喜歡的事情。1999 年,魯賓和幾個合夥人共同成立Danger,並開發出北美第一款廣受關注的智能手機:T-Mobile Sidekick。T-Mobile Sidekick 可謂是開發App 商店的先驅。後來這家公司在2008 年被微軟收購。

2003 年魯賓出走Danger,成立 Android 。打算研發一款對所有軟體開發者開放的移動平台。

當時,手機生產商將手機賣給運營商,運營商再賣給顧客。

於是魯賓計劃,免費向手機生產商提供系統,這樣運營商就會拿到預裝系統的手機。 Android 的商業模式就是,向運營商出售基於 Android 的「增值服務」。

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骨感。大部分運營商拒絕接受 Android 。強勢的運營商體系,讓魯賓相當鬱悶。

他的老朋友珀爾曼回憶說,「魯賓必須售出至少100 萬部這種產品,才能打破之前的格局。」

而當時,他們誰都沒預料到,截止2014 年, Android 手機的出貨量就超過了100 億部。

遇見伯樂:谷歌創始人拉里· 佩奇

不過,有人預見了這個領域可能的高速增長,那就是慧眼識英雄的拉里· 佩奇,谷歌的創始人。

佩奇在斯坦福大學的一個會議中見過魯賓,了解到 Android 項目後,就與魯賓聯繫。佩奇說,T-Mobile Sidekick 是他見過的最好的手機之一。

而谷歌的另一個創始人布林,則唱起紅臉考驗魯賓。他問,怎麼才能讓Sidekick 更好,為什麼消費者要選擇這樣的手機。

45 天之後,谷歌再次約談魯賓,打算收購 Android 。

最終,2005 年, Android 以5000 萬美元的價格賣身谷歌。5000 萬美元,也讓谷歌沒有像百度那樣,錯失移動互聯網風口。

一位前谷歌員工說,早期的 Android 就像是谷歌內的「一個小島」,擁有自己的文化,秘密地運行。

一位曾與魯賓一起工作的同事說,「當時我還沒有意識到,他實際上是在谷歌內部運營一家創業公司。」

另一位曾與魯賓共事的同事說,「當時除了開發手機,他們還需要建造基礎架構,建立聯盟和夥伴關係。」也就是說,與芯片生產商、智能手機生產商、移動運營商結盟。

所有一切都是為了造出一款劃時代的手機。

對於魯賓的談判技巧,谷歌的同事也非常稱道,有人說:「魯賓能夠嫻熟地在製造廠商間遊走,平時根本見不著人影。工程師通常是很難坐到會議室裡與CEO 們討價還價,但魯賓可以。」

當時,運營商普遍很抗拒 Android ,不願意向第三方分享移動市場。

時間來到2007 年,第一代iPhone 誕生。

「在去拉斯維加斯的路上,魯賓被喬布斯發布的新手機震驚了。直接讓司機停車好看完蘋果發布會。」

魯賓開始懊惱:跟蘋果比起來, Android 在做的手機簡直土得掉渣。本來要發布新品的想法就這樣擱置了。

而恰恰是蘋果幫助了魯賓。iPhone 劃時代的功能改變,讓消費者開始忽視運營商,他們只選擇蘋果,至於在哪家運營商買,這沒關係。

運營商節奏大亂,尋找到 Android 這根救命稻草。

一位 Android 工作人員稱,「 Android 給運營商帶來了另外一種應對iPhone 的方式,我們要做的就是生產運營商樂於見到、並能夠對抗iPhone 的東西。」

2008 年,世界上第一台搭載 Android 系統的手機HTC Dream 問世。2010 年,谷歌發布自主研發的智能手機品牌Nexus。 Android 平台進入了主流,並開始碾壓iPhone。

2017 年, Android 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佔有率超過85%。

離開 Android 再出發:創業風投兩不誤

2013 年,魯賓離開了 Android 團隊。開始負責谷歌的機器人團隊,這也是魯賓一開始的夢想。雖然谷歌很美好,但受制於人,並不是魯賓這種骨子裡愛折騰的人的選擇。

已經有「 Android 之父」光環的魯賓,永遠不滿足於現狀。2014 年,魯賓離開谷歌,並於2015 年再次創業,成立智能硬體企業Essential。

一位曾與魯賓共事的人說,「他招募人才時,最看重這個人有沒有一顆奉獻的心。他永遠心存夢想,並能非常巧妙地集眾人之力。他不僅有能力吸引人才,還能讓人們堅定地跟著他走下去。這就是安迪· 魯賓的魔力。」

2017 年, Essential 推出首款產品Essential Phone,採用5.71 寸的全面屏,128G 的內存,並搭載驍龍835 的處理器。

錘子科技的創始人羅永浩對這款手機盛讚不已。他說,這款手機是一個令人驚豔的產品,從設計上能看到很多新奇的想法,非常了不起。

Essential 的另一個主攻方向是智能家居。在推出Essential Phone 的同時, Essential Home 家庭助手同時上線。

Essential Home 最大的亮點在​​於可兼容包括Alexa,Siri 和Google 在內的智能語音助手。而且建立起了一個能夠與Smart Things,HomeKite,Nest 以及其他產品無縫對接的系統Ambient OS。

也就說整合了所有平台的資源,同時也為物聯網帶來了一種全新的標準。

魯賓曾放話說成立Essential 就是想成為繼蘋果公司之後的革命者,打造出一個開放性的操作平台,衝破現在被巨頭壟斷的封閉「生態系統」。

除了自己開發,魯賓也對自己看好的智能硬體領域產品進行投資。

比如讓身體「聽」音樂的智能背心SubPac。

跟矽谷其他大佬比,安迪· 魯賓顯然是相當愛折騰。 Android 之後,安迪· 魯賓還會折騰出什麼劃時代的產品,我們期待著。

您也許會喜歡:

【期間限定】4G輕速吃到飽百元有找!

最新科技新聞不漏接,設定電腦王阿達搶先看

ifanr 愛范兒的頭像
ifanr 愛范兒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